股份有限公司认股人能否以非货币出资?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我国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既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非货币出资(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但是,股份有限公司并非所有的股东都可以用非货币出资,具体分析如下:

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可以用非货币出资。根据《公司法》第八十二条规定,“发起人的出资方式,适用本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但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作为出资的财产除外。对作为出资的非货币财产应当评估作价,核实财产,不得高估或者低估作价。法律、行政法规对评估作价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股份有限公司的认股人只能用货币出资。根据《公司法》第八十五条规定,“发起人向社会公开募集股份,必须公告招股说明书,并制作认股书。认股书应当载明本法第八十六条所列事项,由认股人填写认购股数、金额、住所,并签名、盖章。认股人按照所认购股数缴纳股款。”此处用的是“缴纳股权”而不是“履行出资”,因此,股份有限公司的认股人只能用货币出资。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

债转股是否受法律保护?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债转股,通俗理解即是公司与特定债权人在不损害其他债权人利益的前提下达成合意,约定公司的特定债权人以其债权投资入股,由该公司的债权人变为公司的股东。我国现有公司法及司法解释并不禁止这种行为,因此,只要不损害其他债权人利益,债转股是行得通。

债转股不同于以股抵债,以股抵债前几期文章已经讲过,不再重复,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在本网站公司相关纠纷前几期文章中翻阅到。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

能否要求股东出资义务提前到期?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我国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已经放宽了股东出资期限,股东的出资期限由股东在公司章程中自行规定,因此,我们经常看到一个公司的股东出资期限是几十年,那么,当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所负债务时,债权人能否要求股东提前履行出资义务呢?我国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但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管理人代表债务人提起诉讼,主张出资人向债务人依法缴付未履行的出资或者返还抽逃的出资本息,出资人以认缴出资尚未届至公司章程规定的缴纳期限或者违反出资义务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当公司资不抵债的时候,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然后要求股东提前履行出资义务偿还债务。虽然,目前法院对申请企业破产持谨慎态度,但随着破产法的实施以及市场经济的发展,企业破产将会成为市场优胜劣汰的正常途径,是企业退出市场的重要机制。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

公司减少注册资本不履行通知义务,可能面临哪些法律风险?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公司需要减少注册资本时,必须编制资产负债表及财产清单。公司应当自作出减少注册资本决议之日起十日内通知债权人,并于三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债权人自接到通知书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接到通知书的自公告之日起四十五日内,有权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因此,公司减少注册资本,必须要完成三项事情:1、编制资产负债表及财产清单;2、通知债权人;3、在报纸上公告。如果公司不履行前述义务,可能面临哪些法律风险呢?

首先,公司减资对债权人可能不具有对抗效力;

其次,可能面临行政处罚。《公司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规定,“公司在合并、分立、减少注册资本或者进行清算时,不依照本法规定通知或者公告债权人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对公司处以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综上所述,公司在减少注册资本时,应该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履行相应义务,一个都不能少。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

公司注册资本并非多多益善,股东不得随意增加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为了保护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公司注册资本不能随意减少,那增加公司注册资本,是不是多多益善呢?事实并非如此,我国公司法对公司注册资本增加奉行资本多数制,只有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同意才行,这么规定的目的在于保护公司中小股东,因为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后,其他中小股东如果要想保持当初的股权比例,就必须跟着大股东一起增资,否则,股权比例就会减少,这样就可能使中小股东丧失对公司的控制权或者监督权,违背了中小股东当初设立公司的初衷,因此,公司注册资本并非多多益善,非经法定程序不得随意增资。

附《公司法》相关规定:

第四十三条第二款

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第一百零三条第二款

股东大会作出决议,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过半数通过。但是,股东大会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

一人有限公司股东有限责任应注意事项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我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我国公司法是推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东财产混同,由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举证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举证责任倒置,否则,股东就要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那么,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如何才能避免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呢?根据《公司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因此,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必须把公司的账务做的非常规范,每年审计,才可以避免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当然,如果觉得这么做太麻烦或者财务做不到很规范,那最好至少二个股东成立有限责任公司比较妥当。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

公司股东能否以股权抵偿所欠公司债务?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公司股东在对公司负有债务后,能否以持有的公司股权抵偿债务呢?不能。原因在于公司股东以股权抵偿对公司负有的债务,实质是股东退股,公司减少注册资本,严重违反我国公司法资本减少限制原则,侵害了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同时也对其它股东不公平,我国公司法对公司减资程序以及减资情形有明确的规定,根据《公司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一) 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二) 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三) 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只有在上述三种情形下,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

我国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能否同股不同权?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根据我国《公司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如果有限责任公司章程没有同股不同权的条款约定,那么按照法律规定就是同股同权了,也就是说,有限责任公司的同股不同权要靠公司章程规定。同股不同权制度有利于保护有限责任公司小股东的权利,但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当初有限责任公司章程约定同股不同权,如果大股东拥有修改公司章程的决定权,那么,大股东后期有可能会修改公司章程变成同股同权。

股份有限公司就不同于有限责任公司了,根据我国《公司法》第一百零三条规定“股东出席股东大会会议,所持每一股份有一表决权。但是,公司持有的本公司股份没有表决权。”股份有限公司严格要求“每一股份有一表决权”,禁止公司章程规定同股不同权。

因此,如果小股东想通过同股不同权制度实现公司控制权,就只能是有限责任公司,不能是股份有限公司;如果公司想保留同股不同权制度上市,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在国内内地是行不通了,但在美国、香港是可以的。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

有限责任公司投资合伙企业,承担什么责任?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首先,依据《合伙企业法》第二条第一款“本法所称合伙企业,是指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的普通合伙企业和有限合伙企业。”前述“法人”包括有限责任公司,因此,有限责任公司投资合伙企业没有法律障碍。

其次,《公司法》第十五条规定“公司可以向其他企业投资;但是,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得成为对所投资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出资人。”那么,有限责任公司是否不得成为对所投资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出资人?答案是否定。原因在于有限责任公司既然可以投资合伙企业,那么,当有限责任公司是合伙企业的普通合伙人时,就应当以有限责任公司的全部资产为限对所投资的合伙企业承担连带责任,要敲黑板讲重点了,有限责任公的的资产不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资产,因此,不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全部资产对所投资的合伙企业承担连带责任

最后,合伙企业还有另外一种形式即有限合伙企业,当有限责任公司是有限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时,是以投资至有限合伙企业的全部资产为限承担责任,而不是以有限责任公司的全部资产为限对所投资的合伙企业承担连带责任,更不可能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全部资产对所投资的合伙企业承担连带责任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

股份公司分取红利的重大漏洞

原创:邓成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股份公司不同于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分取红利按照公司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执行,股份公司不能依据该条规定执行。股份公司分取红利的重大漏洞在于,分取红利的权利被牢牢控制在大股东手上,小股东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为什么这么讲呢?《公司法》第一百六十六条第四款规定“公司弥补亏损和提取公积金后所余税后利润,有限责任公司依照本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分配;股份有限公司按照股东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但股份有限公司章程规定不按持股比例分配的除外。”根据上述规定,股份公司按照股东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并不按照实缴出资比例分配,即使公司章程规定按实缴出资比例分配,由于小股东持有股份较少,大股东也可以通过新的股东会决议来改变这种分配方式。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像发现了新大陆?最高院难道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吗?不是,通过《公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规定可以看出,最高院想拯救,但保护力度并不够,该条款规定“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公司根据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决议对其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东权利作出相应的合理限制,该股东请求认定该限制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从上述条款可以看出,公司可以通过股东会决议限制未出资股东分取红利,但股东会决议的通过却掌握在大股东手上,除非同股不同权,否则,小股东的利益还是得不到有利保护。

以上分享,希望能帮到您,感谢您的阅读,如需协助,请与我们联系。